Show China > 0806首页 > 首屏 > 热点 > 二
首 页 中国报道 对外交流 文化博览 走进神州 网游中国 视听中心 大 摄 影 大众收藏 找政府
中国养老 新闻发布 文化交流 阅读中国 中国遗产 音乐在线 科技 新绘画 书法 工艺品 集邮 品茶 数字中国 政府白皮书
魅力四川 专题库 特别推荐 期刊杂志 本网专稿 红色记忆 中国主持人 中国企业 图片新闻 砚缘网 
秀中国社区
封面俱乐部
看中国微博
五洲图片库
 设为首页  
 用户名:密  码:   注册
服务窗口 
  当前位置:Show China > 热点 > 
 
古籍整理出版繁荣难掩隐忧 行业亟须规范
2015-03-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记者 杜羽
分享到: 更多

  当前,一方面,不少非古籍社将业务拓展到古籍出版,有的还将古籍包装成豪华礼品书,有些出版社并不具备古籍编辑出版的能力;另一方面,专业古籍社出版的图书数量却呈下降态势。这种情况使得古籍出版行业鱼龙混杂,水平参差不齐,一些书籍更是错误百出。

  岁末年初,安徽师范大学教授黎泽潮《〈因话录〉校笺》抄袭事件引起学界哗然。人们在谴责抄袭者学术失范的同时,也把目光对准了出版社:为何一部错误频出的书能够顺利出版?出版古籍类图书,编辑、出版社是否应该具备古籍出版的专业资质?还有学者呼吁,古籍整理专业性较强,相关部门应当制定出台古籍整理出版的规范,一方面便于编辑、出版社在实际工作中操作执行,另一方面也便于读者判断一部古籍整理著作的水准。

  从两家半到遍地开花

  古籍出版繁荣背后有隐忧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内专业从事古籍整理的出版社有“两家半”之说。“两家”是指北京的中华书局和上海的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即如今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半家”则是指人民文学出版社,因其只有古典文学部从事古籍整理出版工作。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出版社进入古籍出版领域。截至2014年,中国出版协会古籍出版工作委员会的理事单位已增至35家。实际上,从事古籍出版的出版社,远不止这35家。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不少非古籍社将业务拓展到面向大众的普及型古籍出版物,有的还将古籍包装成豪华的礼品书推向市场。而一些古籍社的情况恰好相反,由于学术类古籍读者面较小,利润有限,这些出版社出版的古籍图书数量不断下降,转而更多地出版教材教辅。

  “有人认为,古籍属于公版书,出版社没有稿费成本,利润空间很大。其实,规范的古籍整理是一项繁难的学术工作,为整理者支付的稿费成本是比较高的。”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说,有些涌入古籍出版领域的出版机构,其实并不具备古籍编辑出版的能力。

  “现在有人提出古籍出版准入制度,让不具备资质的出版社退出古籍出版领域,我是很纠结的。”虽然身处中国最老牌的古籍社,但顾青并不认为只有古籍社才能出版古籍,“把古籍整理交给具备编辑能力的出版社,避免质量低劣的古籍整理图书出现在市场上,当然是一件好事,但不能因噎废食。把所有古籍集中到几家出版社出版,是不现实的,毕竟古籍社没有那么大的编辑力量,而且也不利于文化繁荣。从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说,应该有更多人参与到这项事业中,把具有资料价值、文献价值的古籍进行出版、传播。”

  在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刘石看来,新中国成立之后,各出版社的出版领域曾经有一定的分工,像商务印书馆以出版辞书、译著为主,中华书局主要出版古籍、传统文化类图书,此外还有文艺社、科技社等专业出版社。但在如今市场化的条件下,只有通过市场优胜劣汰,让读者的购买选择把那些图书质量差、不符合学术要求的出版社逐渐淘汰出古籍出版领域。

  顾青建议不具备古籍出版能力的出版社,可以采取与古籍社合作的方式,将古籍整理资源和策划、营销资源结合起来,共同推进古籍出版。

  从乾嘉学派到现代学术

  古籍整理需要新规范

  纠结于古籍出版准入的顾青,对于支持对古籍整理出版进行规范的态度却十分鲜明。事实上,中华书局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编写出《古籍整理规范手册(征求意见稿)》。

  “现在学术界越来越强调学术规范,但从西方借鉴而来的学术规范,在中国传统学术研究中并不一定十分合用。在古籍整理领域,清代乾嘉学者通过长期实践已经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学术规范。然而,今天也有古人没有遇到过的问题,比如新式标点,比如影印。”刘石同样认为,推出古籍整理出版规范非常必要。

  从20世纪90年代起,中华书局编审程毅中、许逸民等古籍整理专家就开始陆续撰写《古籍标点释例》《古籍校勘释例》《古籍注释释例》《古籍今译释例》《古籍影印释例》等系列文章,以举例的方式,对标点、校勘、注释、今译、影印等古籍整理出版中涉及的方方面面工作进行了总结归纳。《古籍整理规范手册(征求意见稿)》也将这些文章收录其中。然而,在实际出版过程中,不按规范操作的现象比比皆是。

  “我们现在大量推出的古籍影印本,在体例上驳杂混乱、各行其是,缺乏一种统一的合乎学术要求的影印规范。这种体例驳杂的影印本,既不可能为保存古籍版本提供更多的助益,也不可能成为学术研究的羽翼。”这是许逸民针对古籍影印出版乱象的批评。许逸民说,规范的古籍影印应该具有诸多条件,如,所采用的底本具有一定学术价值或文物价值,撰写足以反映当代学术研究水平的序文,制定新的目录或索引。而很多影印古籍没有做多少整理研究和编辑加工的工作,就草率出版发行了。

  顾青坦言,某些具体环节应该如何规范,并非没有争论。比如,有些古籍在“文革”中遭到破坏,被踩上了脚印,“有人认为脚印出现在古籍上,很不美观,而且影响阅读,主张在影印时通过技术手段把脚印修下去;有人则认为脚印是留存在古籍上的一种信息,应当保留”。顾青表示,可以先把学界、出版界的共识形成一个统一的规范,至于存在争议的地方可以留待未来慢慢解决。

  “在信息时代,人人都可以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作品,有人因此质疑编辑存在的必要性。其实,在众多参差不齐的书稿中遴选出优秀书稿,并将其编辑成符合规范的出版物,是编辑的重要职责。”顾青说,在信息时代,编辑的价值将更加得到彰显。

 
 
 
  相关链接
 
看中国
| 合作伙伴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莲花池东路华天大厦26层 邮编:100038
咨询电话:010-58880365 电子邮件:33188196@qq.com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京ICP证04107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16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2001
五洲传播中心/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